论文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论文欣赏>> 法律论文

公民个人信息的刑法保护

本文导读:此文由期刊论文发表网编辑整理,期刊论文发表网立足江苏常州,服务全国,9年来助数万的学子顺利毕业就业,助数万职员顺利晋升,如需论文发表服务请联系客服人员。这是一篇关于公民个人信息的刑法保护的文章,在我国,个人信息保护一直是一个不为人所关注的问题,相关立法和理论研究都远远落后于世界发达国家。随着计算机的普及,我国信息化的步伐逐步加快,公..

  在我国,个人信息保护一直是一个不为人所关注的の问题,相关立法和理论研究都远远落后于世界发达国家。随着计算机的の普及,我国信息化的の步伐逐步加快,公民个人信息保护问题日益凸显。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调查发现,社会上出现了大量兜售房主信息、股民信息、车主信息、患者信息的の现象,并形成了一个新的の产业。公民个人信息频繁遭受侵犯,给公民的の人身、财产安全留下隐患。国家以先刑后民的の方式介入公民个人信息保护,反映了国家打击此类犯罪、保护人民的の坚定决心。

  为了刑法修正案(七)第七条能够准确、顺利实施,保证立法目的の的の实现,有必要对第七条规定的の内容进行深入的の研究和分析。刑法的の准确、顺利实施离不开相关民事制度的の支持,而我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专门的の个人信息保护法。因此,逐步完善我国公民个人信息的の刑事保护制度,以期实现对公民个人信息的の全面保护。

  一、公民个人信息的の相关概念

  (一)“公民个人信息”的の界定

  由于刑法修正案(七)未对“公民个人信息”定义,导致司法实践中对是否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难以认定。笔者认为,所谓“公民个人信息”,是指包括姓名、职业、职务、年龄、婚姻状况、学历、专业资格、工作经历、家庭住址、电话号码、信用卡号码、指纹、网上登录账号和密码,以及个人私生活等单独或结合后能够识别公民个人身份的の信息。

  (二)公民个人信息与隐私的の关系

  按照民法学者梁彗星的の观点,隐私是指自然人不愿意公开的の个人事务、个人信息或个人领域。其基本特征表现为在客观方面隐私的の内容从根本上属于特定个人单方面即可作为的の事务、单方面即可操纵的の信息或单方面即可控制的の领域;在主观方面特定的の个人对其内容具有秘而不宣,不希望社会或他人知晓的の愿望。在公民个人信息中,有一部分公民个人信息属于个人隐私,但也有一部分信息不属于个人隐私范畴。因此,公民个人信息与隐私存在相互交叉的の部分。相对于个人隐私而言,公民个人信息具有相对的の公开性,其范围要远远大于隐私,对公民个人生活的の影响在大多数情况下要低于个人隐私,有些公民个人信息或许谈不上隐私,然而一旦泄露同样会给公民的の正常生活带来不便,甚至给整个社会正常秩序造成不法伤害。有学者认为,公民个人信息并非隐秘信息,公民并不介意这些个人信息被外界所知悉,即使泄露也不会给公民造成精神上的の实质性伤害,并以此作为否定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入罪的の一个理由。笔者认为,在一般情况下,公民的の这些个人信息都限定在一定范围内的の人知晓,一旦这些个人信息被公布于众或被不相关的の人员获。岣竦膜握I畲床槐,甚至会影响整个社会正常秩序。因此,以公民个人信息并非隐秘信息不能作为否定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入罪的の理由。

  二、我国公民个人信息的の刑法保护现状与存在的の问题

  (一)我国公民个人信息的の刑法保护现状

  1.台湾地区我国台湾地区在1995年8月通过了《电脑处理个人资料保护法》及实施细则,1996年又公布了《电脑处理个人资料保护法之个人资料类别》,对个人资料的の保护提出了详细的の保护措施。我国台湾“资料法”第五章“刑罚”第33条规定了“公务员”职务中“以营利为目的の”侵害个人资料行为,并造成他人损害时,该侵害个人资料行为构成犯罪行为,处以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4万元以下罚金;第34条规定了“非公务机关”以为自己或第三人牟取不法利益为目的の或以损害他人利益为目的の,实施违反本法规定的の,并造成他人损害时,该侵害个人资料行为构成犯罪行为,处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5万元以下罚金。

  2.香港地区

  香港地区法律受英美法的の影响,具有鲜明的の英美法立法特点,其关于个人资料保护方面的の立法主要是《个人资料(隐私)条例》,条例中明确规定了除非获得资料本人的の同意,否则个人资料只可用于收集资料时所表明的の用途或与直接有关的の用途;须采取切实可行的の措施保障个人资料免受未获准许的の查阅、处理、删除或其他方法使用。当事人对违反该条例的の行为有权向专员投诉,受到损害的の有权向该资料使用者请求补偿,以及任何资料使用者无合理辩解而违反本条例下的の任何规定,一经定罪,可处罚款及监禁。

  3.大陆

  相比台湾和香港地区的の法律,我国大陆的の一些国家权力机关和电信、金融、医疗、交通、教育等单位的の工作人员在履行公务或者行使权力过程中将基于行使合法权力而获得的の公民个人信息以谋取利益等为目的の用以出售或非法提供给其他非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の情况时有发生,这种出售或非法提供个人信息给不具有获取信息权力主体的の行为将对公民本人的の人身和财产安全,以及为他人侵犯自己的の个人隐私提供了便利条件,具有符合刑法所规定的の犯罪行为具有较为严重的の社会:π。但是尽管目前个人信息的の保护处于这样困窘境地,我国现行的の1997年刑法在通过《修正案(七)》之前中并没有惩罚此种泄露或者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行为的の相应条款和罪名,从而导致了司法机关在司法实践中对于一些泄露了公民个人信息,严重影响个人正常生活秩序,甚至:裆,以及侵犯了国家对公民个人信息管理规范的の行为只能停留在民事法律或者行政法律层面上加以惩处,效果不佳也达不到惩罚侵害人的の作用。

  《刑法修正案(七)》第7条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の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の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の,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の,依照前款的の规定处罚。”“单位犯前两款罪的の,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の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の规定处罚。”

  (二)我国公民个人信息刑法保护现状中存在的の问题

  在我国,个人信息一般是指“自然人的の姓名、出生年月日、身份证号码、户籍、遗传特征、指纹、婚姻、家庭、教育、职业、健康、病历、财务情况、社会活动及其他可以识别该个人的の信息”,在国外亦有“个人隐私”、“个人数据”的の称谓。事实上,这三者的の外延并不吻合,隐私主要指私人秘密的の、不受非法干扰、非法搜集、刺探和公开的の相关信息和行为,二者的の范围有重合之处,但后者还应当包括琐碎的の、可以公开的の有关信息;而个人数据则一般指通过人工或机器进行储存、处理、传递的の以数据库形式存在的の具体信息,个人信息还应当覆盖不以物化形式存在的の信息。作为广泛调整社会关系存在的の刑法,应当保护具有严重社会性的の、侵犯个人隐私、个人数据在内的の广义的の个人信息的の行为。个人信息具有强烈的の人身属性,与职业等生活状态息息相关,对其保护颇为必要。

  由于历史上我国是一个传统的の宗法社会的の国家,为维护森严的の封建等级秩序,历来轻视个人的の信息权利;加之现行法律缺乏对侵犯个人信息行为的の有效救济,使得我国的の信息化进程中,公民在享受信息便捷的の同时,也品尝着接踵而至的の烦恼。科技的の双刃剑特性在个人信息的の滥用中体现得尤为明显。某招聘企业将求职者的の简历遗失,被犯罪分子捡拾并冒充招聘企业将求职女孩骗出奸杀;复印店将印制名片人的の信息出售引发跟踪绑架、抢劫案;某公司以市场调查为名搜集被访者的の个人信息,随后再向这些群众非法销售未上市公司的の股权,导致不少群众投资非法证券;某快递公司老总为筹措运营资金,盗用应聘者身份资料在数家银行冒领信用卡978张,大肆透支450余万元……个人信息的の泄露尚且引发如此频繁的の刑事案件,遑论不胜枚举的の日常骚扰:百万股民的の最新资料网上叫卖;购买新房后的の装修电话络绎不绝;参加司法考试报名后辅导班的の推销短信五花八门……令人惊呼:个人信息的の泄露已成为社会公害!从法律的の角度看,侵害个人信息的の行为表现如下:

  1.违背了信息保护的の公开收集、信息安全、职业义务、限制利用等基本精神。我国尚无专门性的の信息保护法律,《个人信息保护法》仍在国务院讨论阶段,所以无实体法意义上的の信息保护原则。但是结合法理,我国宪法、《民通意见》等涉及个人信息的の相关规定仍然折射出公开收集、信息安全、职业义务、限制利用等基本精神。公开是指对个人信息的の搜集、储存、利用及提供的の程序原则上要保持公开,个人信息所有人也有权知道信息的の收集与利用情况,事实上,大量的の信息收集都是在通过秘密或不告知相对人的の情形下收集的の,为信息的の非法利用“大开绿灯”;信息被收集后,无论是公权力机关、事业单位还是公司企业,都对信息负有保守秘密的の职业义务,不得以告知、转卖等方式披露或提供给他人,并采取必要措施,防止信息的の泄露、丢失、毁损或其他安全事故,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个人信息被泄露、被转卖的の情况却屡见不鲜;信息主体还应当在收集目的の的の范围内使用,而超出收集目的の的の使用情形却在屡屡发生。

  2.收集渠道多样,收集形式“合法”.根据一项权威的の调查显示,电信机构、招聘网站和猎头公司、各类中介机构拥有并泄露了大量的の个人信息;一些商家或个人通过问卷调查、网络注册、会员登记等方式收集用户信息;消费者在就医、求职、买车、买房、买保险或办理各种会员卡、优惠卡或银行卡时的の信息被收集;甚至网络登录申请邮箱、注册进入聊天室或游戏厅、名片代印机构等都会接触到大量的の个人信息,这些机构收集信息时都以合法的の理由进行,但通过非法的の渠道销售或泄露,从而将个人信息暴露在世人面前。

  3.侵害后果严重,造成恶劣影响。个人信息被侵害后,往往因为被滥用从而给信息主体带来不同程度的の负面影响,轻者丢失工作、家庭破裂,重者人身安全直接受到威胁。“2009年央视3·15晚会揭秘了个人信息被出售或被人盗取后牟取暴利的の链条”,这一现象几年来不但没有得到有效遏止,反而愈演愈烈,使诚信缺失在社会进一步蔓延,人人自危,彼此之间无法产生信任,极大地提高了社会交际成本,阻碍了社会的の进步,这绝非危言耸听。无处不在的の个人信息泄露引起人们的の恐慌,引发社会安全心理的の溃堤。

  三、我国个人信息刑法完善对策

  因立法语言的の简洁性,修正条款的の直接应用存在一定困难,需要制定相关的の司法解释予以配套实施。笔者认为,司法解释应当从以下方面进行完善。

  (一)价值冲突下进行良好的の沟通与协调

  在信息社会里,个人信息既是促进经济发展的の资源,也是推动社会整合、制度变迁的の动力,因而对个人信息的の利用成为常态,过度的の保护和内敛必将阻碍信息的の有效流动和功用的の发挥,不足的の保护又将导致个人信息的の被滥用,引发诚信危机和公民权利体系的の紊乱。在合法保护与合理利用之间应当形成一种平衡的の张力,在价值冲突下进行良好的の沟通与协调。这也正是秩序、正义与自由、效益等价值之间冲突的の表现。

  “刑法保护社会关系中最具有公共性和重要性的の利益,使得刑法的の适用具有最后性”,既作为整个法律规范体系有效性的の最后保障而存在,也作为其他法律部门力度不足性的の补充而发挥作用,因此,刑法的の谦抑性成为制定司法解释与司法适用的の基本指导精神。在此精神指导下,根据罪刑相适应、罪刑法定等基本原则,把侵害个人信息的の行为纳入犯罪圈装上“安全阀”,通过对行为对象进行合理限制、行为方式进行清晰界定、行为情节明确阐释等解释方法,准确有效地打击犯罪行为,保护个人信息正常、有序地流动。

  (二)刑法适用的の情形下给出本罪的の对象范围

  “行为对象是指犯罪行为所侵犯或直接指向的の人、物或信息”,具体到本罪,即指个人信息。作为犯罪行为存在的の载体,个人信息外延的の大小直接决定了入罪情形的の多少,直接影响着社会对个人信息利用的の积极性。然而该范围的の界定并非信手拈来的の易事。个人信息是信息时代的の产物,瞬息万变、更新频繁是信息事物的の共性特征,对个人信息的の外延很难给出明确的の、具有普适性的の限定;而且,个人信息的の法律问题涉及到民法、行政法、刑法等跨学科的の知识,不同学科在各自领域划定的の范围未必为其他领域所能接受。考虑到刑法与其他部门法保护手段严厉性的の差异,司法解释应当在刑法适用的の情形下给出本罪的の对象范围。

  笔者认为,适宜采用定义与列举并用的の方式对个人信息进行界定,即抽象一般规范、列举具体内容,这主要是基于刑法规范的の明确性与科学技术发展性的の现实考虑。“刑法的の弹性形式要求在解释上有弹性方法”,罪刑法定的の原则又要求法律条文具有明确性,因此,通过定义的の方式为本罪的の保护客体设定实质内容,而个人信息的の领域不断更新,过于确定的の定义难以保证立法的の稳定性。因此,通过列举式、开放式的の个人信息范围有利于与日后的の科技发展相衔接,能够保证刑法随着不断演进的の社会现实而进行自我更新,而且有助于在出现疑难案件时,法官可以根据一般定义,结合列举信息的の具体特征进行认定,保证司法解释的の弹性空间。

  另外,这里的の个人信息的の主体应当是自然人,不宜包括法人。理由有:一是“一般认为个人信息的の保护源于自然人的の人格权,一些具体的の信息权具有自然人专有属性而法人并不具有”,将法人纳入其中不妥;二是法人成立的の目的の一般是对外提供营业和服务,其信息较自然人相比具有更大的の公开性和公益性,纳入本罪则显得保护过度,不利于法人活动的の开展;三是刑法典中已有相关的の罪名,对于严重侵犯法人信息的の犯罪,完全可以通过“侵犯商业秘密罪”、“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等罪名进行认定和处罚。

  (三)清晰界定行为方式

  对于社会生活中出现的の某类新型犯罪行为,应当通过类型化的の方式对其进行归类总结,提炼出最一般的の行为模式,给予刑法评价。日常生活中,常见的の个人信息泄露只是侵害行为的の表现之一,立法语言所使用的の“出售”、“提供”、“窃取”概括了最常见的の形式,为了适应社会生活的の变动不居,让司法工作者有发挥主观能动性的の余地,立法还使用了“其他方法”的の兜底词汇,这正是司法解释需要重点予以解决的の问题。行为方式作为犯罪构成最核心的の要件,直接决定着罪与非罪的の甄别。借鉴国际立法经验,考虑我国信息被滥用的の实际情形,应当将非法泄露个人信息、非法获取个人信息、向有关机关提供不实信息、申报信息不作为、非法删除、破坏、损害或更改个人信息、非法向第三国转移信息等形式纳入其中,严密信息保护的の刑事法网。

  还需要注意的の两个问题是,由于个人信息在社会经济和日常生活中具有较高频率的の适用性,司法解释还可以对何种情况下提供信息是合法的の进行规制,即规定特殊的の排除犯罪事由。另外,本罪容易出现与受贿、侵犯个人权利等犯罪牵连或竞合的の情形,许多时候难以处理,司法解释也可以作出提示性条款。

  (四)适度扩张行为主体

  根据刑法修正案的の规定,本罪第一款规定了在“履行职责”或“提供服务”过程中犯罪的の主体是“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の工作人员”,属于身份犯,第二款规定了以窃取或其他方法获取信息构成犯罪的の主体是一般人员,无特殊身份限制,并在第三款中确定了前两款的の单位犯罪主体。可以说,第一款主要针对个人信息的の泄漏源而言,第二款主要针对个人信息的の利用源而言,构成了对向关系,较完整地保护了信息所有人的の利益。

  但是,本罪的の主体覆盖面是否完善,笔者认为值得商榷。除了本条所规定的の工作人员之外,其他单位的の工作人员同样能够接触到大量公民个人信息。前面的の调查已显示招聘网站、猎头公司、房产中介、印刷业公司成为重要的の信息泄露源,而国际立法通常只规定本罪主体由工作或职务性质所决定,却极少对行为人所处的の岗位或领域作出限制。从应然的の角度分析,其利用履行职责与提供服务上的の便利非法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同样应当受到刑法的の规制。“对于同属于侵犯个人信息且情节严重的の行为,如果刑法作出不同的の规范认定,将会导致规范的の不平等与打击面的の失衡。”因此,司法解释应当拓展本罪的の犯罪主体范围,将中介机构等公司企业、居民委员会等群众自治组织、报纸期刊等新闻媒体以及其他能够直接接触公民个人信息的の单位的の工作人员,均纳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の主体范围,从而实现刑法对公民个人信息的の全面有效保护。而且本罪第三款规定了单位犯罪的の主体,在日常生活中,大量的の侵害行为正是公司、企业等以单位名义实施的の,因此,司法解释对本罪主体作扩张解释当属法理之义。

  (五)明确划分行为后果

  对于本罪:π猿潭鹊膜纬闪⒁,修正案采取了刑事立法的の惯常做法———“情节严重”的の表述方式,这一表述历来为学者所诟。衔镅怨谀:、内涵不清、适用性不强。实务中往往通过制定司法解释予以具体适用。

  笔者认为,对于何谓情节严重的の考量,应当在参考与本罪具有等值性法益的の犯罪基础上进行。本罪置于侵犯公民人身权民主权利的の客体之内,并位于私自开拆、隐匿、毁弃邮件、电报罪之后,因此,它的の情节:π杂肷鲜龈髯锞哂邢嗟毙,可以考虑将多次侵害个人信息、滥用个人信息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给被害人造成人身伤害、重大财产损失或其他严重后果、致使某一领域的の社会秩序混乱以及其他给国家、社会和人民造成重大利益损失的の行为认定为情节严重,使司法工作人员在适用本罪时有具体的の参考标准,而且,需要注意的の是,“‘情节严重’中的の情节,不是指特定的の某一方面的の情节,而是指任何一个方面的の情节,只要有一方面情节严重,其行为的の社会:π跃痛锏搅擞Φ弊肪啃淌略鹑蔚膜纬潭,应构成犯罪。”

  在资讯高度发达的の信息社会,人们不可能做与世隔绝的の隐士,离开各种通信工具,正常的の生活将难以为继。频繁地与外界交往,个人信息经常遭遇泄露,已成为现代社会的の共同烦恼。刑法的の“亮剑”,为个人信息的の保护提供了最坚实的の保障。但是,刑法单枪匹马的の作战,容易陷入孤立无援的の境地,实在难为个人信息的の保护提供严密的の恢恢法网,在刑法即将发挥重要作用的の同时,企盼构筑起民事、行政、刑事立体化的の规范体系,使社会在畅享信息便捷优势的の同时,不再为信息安全问题而瞻前顾后,实现个人信息的の合法收集、有序流动、合理利用的の局面。

 
期刊论文发表网论文发表网)是提供论文发表、论文投稿、职称论文发表、学术论文发表、教育论文发表等各种论文发表服务的专业网站,为您职称评定提供一站式服务。
★★★★★★★★★★★★★★★★★★★★★★★★★★★★★★
投稿信箱:china@city28.com
联系电话:15366664644
客服QQ:279067288
网站: http://www.9icar.cn/
★★★★★★★★★★★★★★★★★★★★★★★★★★★★★★

标签:期刊论文发表网